什么是迟到的正义:迟到的正义就是对正义的羞辱!

作者介绍:辛可,学者、作家。非土著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王四营驾校。出版有《逼下梁山》《斯文扫地》《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等著作。常用微信公号xinke7155,私号xmy1305。

更多辛可优秀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常用微信公号xinke7155

邓世平一案宣判,凶手被判处死刑,重发这篇我为之呐喊的文章,供世人思考,我们到底该怎么做,让这种事尽量少一些。——辛可

邓世平案水落石出,其惨状举国震惊。各种型号的正人君子估计又要秀出那句乏味的口号了——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有人略做创新,美其名曰“正义的齿轮”。我猜想齿轮的螺丝有可能松了,但是否足够正义,不得而知。

好一个“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动辄吐这种廉价口水的人,能不能拍着良心告诉我们,很多所谓的正义为什么总要迟到,而且真的从没有缺席过吗?考察人类之历史,还有什么比所谓“正义从不缺席”更无耻的谎言呢?事实冰冷如铁,有太多正义不但迟到,而且永远缺席!

一个冤魂在地下绝望地呻吟了16年,亲人在痛苦中煎熬了16年,作恶者继续为所欲为16年,从而等来的这种所谓正义,到底能值几毛钱,够不够给某些人买一个二手齿轮?何况要不是赶上“扫黑除恶”,如此廉价的正义也未必等得到。

如果邓先生地下有知,他真的会为这迟到的正义感激涕零吗?他真的认为这迟到的正义可以洗刷人世间的罪恶吗?他真的认为正义的齿轮转到他那里,是一种必然吗?他真的能够从此含笑九泉吗?

他当然不可能告诉世人,他的感受他的答案,但我们可以。世事难料,说不定某年某日,我们因为得罪了某些恶棍,也会被埋在某个池塘或操场下,等待正义的齿轮如福音般降临,至少我们现在还活着,就要讲出心里的话,为屈死者,为苟活者,为所谓迟到的正义!

在我看来,迟到的正义根本就不是正义,而是另一种不义。正义必须在合适的时间以公正的方式兑现,才算得上货真价实的正义。迟到的正义与正义无关,更像是对所谓正义的嘲弄与讽刺。

说得更现实些,迟到的正义不过是对不义的另一种奖赏,是为不义量身定做的特别福利。试想,按照正义的原则,且具备了基本的条件,所有的作恶者就应该在当时被解决,但他们在权力的特别庇护下,又洒脱地活了16年!白白赚了16年美好光阴,还有比这更高的福利吗?

对被害者以及他的亲人,迟到的正义更是一场漫长的身体与精神的凌迟,也是对他们人格尊严的另一种侮辱。他们需要的,是在合适的时间以公正的方式得到正义的庇护,而不是16年后,在冤死者的朽骨前,展示所谓正义的齿轮,包括廉价的正义的花环。

那么,对于得不到权力特别庇护的黔首布衣,为什么正义总可能迟到?为什么得到权力特别庇护的人,正义总会在第一时间兑现?如果被埋在操场下的是后者,所谓的正义会等到16年后才降临吗?

恕我直言,喜欢或只懂涂脂抹粉的正人君子们,根本不敢回答这个问题。他们能做的,就是以各种莫名其妙的方式粉饰他们所谓的正义,甚至巧舌如簧为不义开脱。还有什么会这更无耻呢——心里什么都清楚,但为了几片面包整天瞎掰。

邓先生的弟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县城很多人(有媒体用全部一词)知道他哥哥埋在操场下边。这句话让我感到毛骨悚然,一夜难眠。如果没有看见这句话,也许我不会写这篇文章,我已疲惫不堪,不想再触碰有些人比怀春少女还敏感的神经了。但看到相关报道,实在忍无可忍!

既然县城里很多人知道,那为什么大家选择沉默,而不是站出来伸张正义?是灵魂的麻木不仁,还是内心对权力的恐惧?是什么样的恶之水,浇灌出如此麻木冷血的民众?每日每夜,年轻的学子们行走在自己老师的尸骨上,人世间还有比这更悲催的故事吗?

既然县城里很多人知道,自然也包括各种型号的老爷。16年来,换了多少老爷,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基于的良知和责任,去关心这件事,解决这件事?他们也是因为内心的恐惧,还是因为深陷在利益的泥潭里不能自拔?他们对着民众时时口吐正义之莲花,却对不义视而不见甚至狼狈为奸,这到底是为什么?

每个人都可以回答这些问题,但每个人都不愿意回答这些问题。大家只会跟在有些人后边高喊正义的口号,却对身边的不义选择沉默甚至同流合污。也许很多人明白,类似邓先生的悲剧绝非个案,邓先生总算等来了所谓迟到的正义,而等不来的又有多少?类似新晃这样乌烟瘴气的地方,少吗?

很多年前,我在《未完成的革命》初稿中,有一章的标题就是《某些基层社会的流氓化》。我发现不少基层社会权力与利益高度固化,已经被形形色色的利 益集团控制,存在严重的流氓化、黑化倾向,他们几乎在地方上遮天蔽日为所欲为。到底是谁给了他们如此大的权力,更深层的原因又是什么?

同样的,没有人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隔靴搔痒吐吐口水罢了。可不管装得如何清纯,我们都必须面对人类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权力的本质就是一种必要的恶,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作恶!我们为什么不能建立一套更有效的机制,来约束这些人的权力?如果没有权力的滥用,类似邓先生的悲剧,会不会可以避免?

这件事真正让人毛骨悚然的,不是一个人被杀害了,也不是16年后才水落石出,比这性质更严重时间更长的在世界各国比比皆是,而是一件大家都知道的冤案,却能在权力庇护下被刻意忽略,一些人人都明了的罪犯,却能在权力庇护下逍遥法外16年!活在那样的社会环境里,老百姓会有安全感吗?

我时常想起霍布斯洛克他们关于国家的解释。如果国家不能及时制止恶,维护公正的社会秩序,为人民提供安全保障,那这个国家的存在还有多大意义?我并不想刻意抹黑谁,更谈不上所谓别有用心的上纲上线,但我们要不要从政治学的常识出发,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大力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当然是必要的,也能解决一些棘手问题,可下一步呢?天天要靠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来解决问题吗?就算那些利益集团黑恶势力在高压下能消停几天,可等风头过了,会不会卷土重来?旧的利益集团黑恶势力被消灭了,如果不铲除滋生他们的土壤,新的利益集团黑恶势力会不会又迅速成长起来?

割掉一茬,再来一茬,这样来回折腾,由此产生的巨大社会成本,以及历史风险,我们真的承受得起吗?我们需要多少御史大夫、钦差大臣二十四小时盯着他们,才能保证他们不再为非作歹?单就技术而言,这可能吗?为什么不创造条件,让人民去监督他们?

请不要再吹嘘什么迟到的正义,迟到的正义就不是正义,只是另一种不正义!最多也就是对不义迟到的惩罚,但这跟他们在权力庇护下得到的不义的福利相比,又算得了什么?顺便奉劝有些人,时刻不要忘了把螺丝拧紧,否则正义的车轮不但总可能迟到,而且还有散架的危险。

但愿正义总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及时来临,让一切不义及时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不是16年后,或者更久,或者压根就永远缺席。而要达成这样的目的,不进行更深层次地调整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愿大家能理解我的愤怒,原因很简单,与前辈马相伯先生一样,作为中国人养的一条狗,不时为他们叫两声,只是尽一条狗该尽的责任罢了,而且是免费的。

辛可于北京雁栖湖

更多辛可优秀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常用微信公号xinke7155

最后编辑:2019年12月19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