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商城 免费源码 淘宝优惠券 Axure下载 AxureShop 产品原型库 在线音乐 AxureShare 加密解密 PM导航 AXURE函数 短网址 5G

辛可:可怕的信任危机!

辛可:可怕的信任危机!

民众的信任是任何王朝或政权生死存亡的关键。信任藏在人的心里,人心经常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最可怕、最要命的。

信任危机开始是涓涓细流,最终会变成席卷一切的滚滚江河,江河承载的不仅仅是个人与某个朝廷的悲幸,还有国家的命运。

谁都知道,在表面的繁华下,可能潜藏着很多的社会危机。其中最致命也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不断恶化的信任危机。失去民众的信任,再强大的帝国或王朝也会土崩瓦解。江山沉浮,最终的决定权在老百姓心里。

那么所谓的信任危机,到底有怎样的内在逻辑?我的看法是四个阶段,即信任、怀疑、不信任、抗 争。

所谓信任,就是民众起初认为你这个团队不错,既能恪尽职守,也守规矩,说话算数,大家愿意支持你。可过一阵子,大家发现其中一些人有点口是心非,并没有保质保量完成任务,甚至有一些小偷小摸的毛病。这时候大家就对你产生了怀疑。

其实怀疑与抱怨是正常的,民众还是会支持你,甚至替你开脱,觉着人同此心、天同此理,有点小偷小摸的毛病情有可原。至于没完成任务,除了个人努力不够,也有形形色色客观的原因。只是大家开始多了个心眼,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你,其实也是鞭策。

后来,民众发现你并没有真正认识错误改正错误,沿着良性的方向发展,而是逐渐走向反面。其中有些人业务搞得不错,可贪污腐化,公开抢夺公共财产;有些人业务搞得一团糟,尽顾着自己捞!有些人甚至结成团伙,以坑蒙拐骗为能事!弄到这份上,大家就会对你失去信任,因为没有人愿意用血汗钱养着别人为所欲为。

失去信任的民众不会立马采取决绝的措施,而是不断地用各种方式批评你、提醒你,警告你赶紧悬崖勒马,不要再继续玩火,应弃恶从善,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如果你能够深刻反省,迷途知返,民众也许会继续支持你干下去,如果你始终冥顽不化,他们的忍耐终归是有限的。

当民众的不信任到了极点,忍无可忍时,那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尽管起来抗 争的是少数,但因为大部分人袖手旁观,投了弃权票,少数人就足以让你滚蛋。

洋人把这种现象总结为“塔西佗陷阱”。古罗马执政官塔西佗曾指出:“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换言之,就是当政府丧失公信力,失去民众的信任后,无论它说什么做什么,哪怕口吐莲花日行百善,人们都会认为是在说假话、做坏事。

为什么谣言满天飞?其根源是人们宁愿相信谣言或某些人胡说八道,也不相信所谓朝廷讲的,哪怕是事实甚或真理,这是信任危机激化后的必然结果。搞到这种地步,任何王朝或政权都举步维艰,下场可想而知!

其实这不算多深刻的大道理,只是最普通的常识罢了。2000多年前,孔夫子就告诫当权者“民无信不立!”——没有民众的信任,任何王朝都要玩完。所谓“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当“天”宁愿相信江湖骗子也不相信你时,还怎么玩?

诸位想想,朱明王朝是如何拉倒的?当时天下的老百姓并没把李自成当根葱,更谈不上支持,大多是做壁上观,这就足够要命了。晚清之际,不多的几个洋人就可以横行中国,全是因为我们器不如人吗?说到底,就是老百姓对大清朝廷绝望了、恶心透了、无所谓了——要么对你倒霉熟视无睹,要么跟洋人合伙搞垮你!

所谓的“塔西佗陷阱”,千百年来总是以熟悉的方式在各处不停上演,留下一个个血迹斑斑的故事。信则立不信则亡,多少不可一世的帝国就这样淹没在老百姓冷漠、不信任的眼神中,难道不足以让人警醒吗?

可悲的是,有些自大到愚蠢的人总是迷信暴力,比如军警等等,以为凭借这些就可以横行天下、金瓯永固。如果真是这样,那国民党政权和苏联就不会完蛋。后者曾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各种弹一大堆。威猛如此,为何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原因很简单,他们彻底失去了民众的信任,老百姓要么跟你捣乱,要么跟着某些人起哄,要么袖手旁观看着你倒霉,不玩死才怪呢。

当执政者违背起初的诺言变成腐败的官僚集团,享有各种特权,贪污腐化横行不法,除了自虐狂,谁还相信你?所以搞垮每个王朝或政权的不是别人,他们纯属自杀。玩到这份上,再强大的军警也没用,他们只关心自己的饭碗,谁在乎江山是赤橙黄绿还是青蓝紫?

当勃列日涅夫扬言“不再相信社会主义的胜利、马 列主义的原则或者共 产主义的前途”时,还能指望谁为这些骗子编造的美丽谎言继续卖命?军警也是人养的,真到了关键时刻,他们知道该怎么做。对此我确信不疑,真烂透了,自己的亲爹亲妈亲儿子也靠不住。

在人类历史上,用刺刀和大炮打下江山的比比皆是,但靠刺刀和大炮守住江山的闻所未闻。孔夫子为何把民众的信任置于“足食、足兵”之上,就是同样的道理。西汉的立国者刘邦是个大老粗,尚且听得进去陆贾“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的训诫,2000年后的人们,难道比刘三的觉悟还低吗?

倘若民心尽失,说什么都没人信,还折腾个屁?!虽有铁甲百万,最终难逃大厦倾覆的命运。古往今来,有些人如果少沉湎于刺刀与大炮的威力,多考虑点民生疾苦,未必会落个“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的下场。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晚唐诗人兼政客杜牧的《阿房宫赋》算不上多高明的政论文章,但这几句话讲得太深刻了。

作者介绍:辛可,学者、作家。非土著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王四营驾校。出版有《逼下梁山》《斯文扫地》《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等著作。常用微信公号xinke7155,私号xmy1305。
辛可于北京

相关文章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