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商城 免费源码 UI素材 优秀课程 AxureShop 产品原型库 在线音乐 AxureShare 加密解密 PM导航 AXURE函数 短网址 5G

辛可 ▏狂热的群体性牛逼

辛可 ▏狂热的群体性牛逼

作者介绍:辛可,学者、作家。非土著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王四营驾校。出版有《逼下梁山》《斯文扫地》《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等著作。公众号xinke7155,微信私号xmy1305.

版权证明

辛可 ▏狂热的群体性牛逼

在人类社会中,有一个普遍存在的精神问题,我把它叫做“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或“狂热的群体性牛逼综合症”。这种疾病最常见的形式如我骄傲,我是OOO;要么你是我们,要么你什么都不是;我自豪,我是OOO等等。让他感到牛逼的不是因为自我的修为、成就或贡献,只是因为他属于某个貌似牛逼的群体或团体。

换言之,对狂热的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患者而言,自己是不是真牛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属于某个自认为牛逼的共同体(也未必是)。即便自己可能是个傻X,也因为属于某个自以为牛逼的共同体,便自我感觉很牛逼。这个共同体可能是某个家族、城市、民族、国家、社会团体乃至网上的小圈子,等等吧。

什么人最容易得这种病呢?临床证明,一个人患群体性牛逼综合症的可能性与他的生存、生活质量以及智力是成反比的,就患病程度而言,也是如此。那些在生活中浑浑噩噩、缺乏存在感或不自信不满足的人往往是群体性牛逼综合症的高发群体。而努力生活的人甚或强者以及理性的人,即便他们比其他人更认同或热爱某个共同体,也不会动辄扬言因身为某个共同体之成员而自豪或骄傲,他们更喜欢通过个人努力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也就是自证牛逼。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自证牛逼或通过个人努力获得足够的存在感,因为这意味着艰苦的付出。特别是有些活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满脑子浆糊的人,更喜欢以最廉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比如我骄傲我自豪之类。试问,有什么比自以为是的把自己归属于某个貌似牛逼的共同体更廉价的——因为这个共同体是牛逼的,我是其中一员,所以我也很牛逼。

当有些人狂热地标榜如何热爱某个家族、城市、民族、国家、社会团体乃至网上某个小圈子时,其动机未必是真正热爱这个共同体,可能只是想廉价地满足某种个人私欲。如果是真爱,就应该为之做出努力或牺牲,而他们什么都没干也不准备干。这充分说明,这种爱是自欺欺人的,他们只在乎由此带来的存在感与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事实上很多高喊我自豪我骄傲我是OOO的口号的人,非但不愿意为这个共同体做任何付出甚或牺牲,而往往是罔顾公共利益,为个人私利为所欲为。所谓爱和自豪的后边,不过是彻底的机会主义罢了。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是想通过某个共同体,廉价地得到社会肯定或自我优胜;二是在这些口号的掩护下,堂而皇之地通过破坏这个共同体获取现实利益。

而那些真正热爱某个共同体的人,则是另一种状态。他们不需要用我自豪我骄傲之类的东西为自己涂脂抹粉,也不需要通过狂热地群体性自恋、群体性自我吹嘘来证明自身的价值,而是心甘情愿为这个共同体努力工作乃至牺牲,自己证明自己。人类社会的可悲之处是,狂热的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患者人多嗓门大,好像总是正确的,比别人更具道德优势,可以蛮不讲理地对后者进行道德审判。换言之,演戏的似乎总是比干活的更有理更牛逼,更有资格当家作主。

以我的观察,狂热的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患者的临床特征很复杂,但主要有三:群体性自恋、群体性麻醉和攻击性。

人多少都有点自恋,圣人也不例外。佛洛依德对此有深刻阐述。但群体性牛逼患者的自恋是一种狂热的、群体性的、集体性的、团体性的自恋,这跟单纯的个人自恋是不同的。说学术点,就是狭隘的家族本位主义、民族本位主义、国家本位主义、文化本位主义、宗教本位主义、价值观本位主义等等。在他们看来,自己所属的特定共同体是最进步的、最优秀的、最牛逼的,其他共同体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甚或是落后的、愚昧的、傻X的等等。

作为共同体成员,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或狂热的群体自恋?说到底,不是基于共同体本身的性质,或所谓真挚的热爱等等,而可能只是为了个人私欲。如前文所述:如果这个共同体是牛逼的,作为其中一员,所以我是牛逼的。哪怕在许多方面我可能很差甚或是个傻X,事事不如人,但仅此一点,就可以证明自己高人一等。

狂热的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患者有严重的自我麻醉或被麻醉的特征。一个人一旦得了这种病,经常会丧失判断是非的能力。在他们看来,一切对自己所属的共同体的肯定或赞美都是真的好的值得肯定的,否则就是假的坏的或别有用心的。就算铁证如山,他们也熟视无睹。如果共同体拉稀了,他们也不认为这是共同体本身的问题、自己的问题,那都是别人造成的。这也是很多家族与王朝败落的根源之一。

究其本质,我把它定义为集体幻觉。这种集体幻觉从何而来?首先是大众的愚昧、盲从特别是自卑,他们需要通过某种群体自恋来获取虚妄的荣誉感或存在价值,所以会盲目且狂热地捍卫这个共同体,即便它很操蛋或正变得很操蛋。其次是少数人为了私利,刻意制造某种幻觉,对共同体成员进行集体麻醉。这是最廉价的达成目标的手段,除了制造某种意识形态,几乎没什么成本。看看人类历史上那些你死我活的争斗,哪一次不玩这种把戏?

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患者都具有排他性或攻击性。强烈的排他性是中度患者,病情加重,便产生狂热的攻击性。所谓排他性,就是因为属于某个共同体,便认为我和我们跟别人不一样,如比别人更优秀更牛逼等等。玩到走火入魔,甚至认为只有我和我们的生存是有价值的,别人毫无生存价值可言。比如希特勒对犹太人玩的,就是这一套。

这种强烈的排他性,在虚拟的网络世界更严重。在现实生活中,勉强能和谐相处的人,在网上则水火不容。究其本质,就是每个虚拟共同体的成员都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就算是傻X,也因为属于或被属于某个群体便有点飘。而其他人即便在生活中多优秀,只因为不属于某个群体,就会被斥为傻X。这种强烈的排他性与是非无关、思想无关,事实上很多人跟白痴没什么两样,他们只是为证明自己牛逼而刻意营造群体牛逼的幻觉罢了。
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患者一旦病情恶化,就会产生狂热地攻击性。最典型的特征是,但凡自认为特定共同体被侵害(事实未必),就群起而攻之,甚或人人得而诛之,即便别人的批判或攻击与自己无关。表面上看,他们似乎挺无私,为维护共同体的利益而战,实则不然。

很多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无法自证牛逼,也不想通过艰苦的努力来自证牛逼,他们所谓的牛逼只能可怜地源自他们所属的共同体。简言之,群体性牛逼综合症患者把对共同体的吹嘘等同于对自我的肯定,把对共同体的批评和攻击等同于对自我的批评和攻击。退一步讲,如果自己所属的共同体确实受到侵害,为之而战理所当然,可很多情况并非如此,不是真被侵害,而是他们自认为被侵害。

那么,如何治愈这种严重的精神官能症呢?最简单有效的药是,每个人首先要学会为自己负责,要尊重每个人存在的价值,且相信唯有通过自身努力才能实现个人价值,而非其他。要明白自己牛不牛逼跟属于哪个共同体没直接关系。一条狗混进狮子的群体里,就算自认为我骄傲我是狮群之一员,但到底还是一条狗。要言之,你以为自己是谁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要证明自己是谁!

回到开始的话题,所谓我骄傲,我是OOO;要么你是我们,要么你什么都不是;我自豪,我是OOO;恕我冒犯,这种逻辑是非常无聊的。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牛逼,属于什么群体都一样,越狂热越二百五。一个人之所以骄傲与自豪,主体永远是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是谁,而不是自己属于谁!这种廉价的优越感毫无价值可言。如果非要讲自豪或骄傲,也应该是我自豪,我做了什么;我骄傲,我做了什么。或者我骄傲,我为OOO做了什么,我自豪,我为OOO做了什么!

辛可于北京东二环

相关文章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