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商城 免费源码 UI素材 优秀课程 AxureShop 产品原型库 在线音乐 AxureShare 加密解密 PM导航 AXURE函数 短网址 5G

辛可 ▏贫乏的先生

辛可 ▏贫乏的先生

作者介绍:辛可,学者、作家。非土著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王四营驾校。出版有《逼下梁山》《斯文扫地》《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等著作。微信公号xinke9199,私号xmy1305。

版权证明

辛可 ▏贫乏的先生

窗外下着暴雨,想起明天是教师节,总觉着要写点什么,但也实在想不出能写些什么?歌颂,以前写了不少;批判,似乎也没必要。看看现在国人灵魂的糟糕状态,工程师们是否也需要反省一下?

突然想起网上一些奇葩的事,也只有在这个贫乏的时代才有的奇葩事。比如一个女人被称为先生,便很了不起,所谓那些被称为先生的女人云云,如林徽因先生者、冰心先生者。事实上在民国,即便是幼稚园女教师,也被称作先生,否则又称什么呢?

如果林徽因女士看见今人这么吹捧她,是要为他们点赞,还是不屑一顾?当然了,只是先生还不够,似乎要加上大先生就更高大上,所谓民国大先生等等。连某权威媒体也未能免俗,让人尿憋。大先生何所谓也,我没有考证过,但我记得,鲁迅的妈妈就这样称呼儿子。既然是妈妈叫儿子,大概也算不上多尊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大概就是老大而已。老大是大先生,老二也许就是二先生了。

而在今天,大先生似乎成了多了不起的冠冕,如美国人丹青陈者,就特别喜欢这玩意。说这话没有挖苦陈先生的意思,我向来对他充满敬意,如此年龄还能保持颇具行为艺术的文青姿势,读三页书就能写出300页的文章,确实很了不起。

前段时间,有位品学兼优的女士被称作大先生。有人在朋友圈里义正辞严地讲“试问今日之中国,哪个女人有资格被称为大先生?”,看完我笑了,无话可说。如果一个人真牛逼,被誉为大先生实在算不上褒扬,除非鲁迅的妈妈是儿子的粉丝,我想不至于。

退一步讲,在民国,非但女教师都被称为先生(也就是现在的老师),很多青楼里的小姐也使用它。在《清稗类钞》里有如此记述“光绪中,上海的高等妓女,亦称先生而不称小姐”。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三教九流,包括夜总会的资深小姐,也互称老师了。这确实有点乱,但世风如此,如此而已。实在不知道夜总会的小姐在研究生物学的同时,是如何塑造人类特别是男人的灵魂的?

所以,如前文所述,乱扣或随意解读先生老师的帽子,多少有点无知或无厘头了,就算现在的人惯于贫乏或以贫乏为美,我怕死了的人泉下有知,会不会笑活来,这不搞成聊斋了吗?

顺便普及一下先生这个词到底何解。先生一词,在先秦就有,屡见于《诗经》、《礼记》以及诸子百家的著作中,大概用了三千年了。尽管有各种解释,但最重要的含义有三种,一是对长者的尊称,所谓先我而生,;二是对老师的尊称;三是先醒或先达之义。

有些人认为,先生一词的本意就是“先我而生”,比如在《诗经》中,就有“诞弥厥月,先生如达”。这里的先生不是名词,而是副词加动词,先出生之所谓也。在很多文献里也有类似的记述,大概就是对长者的尊称,不再赘述。何况我也想不起准确的原文了。

当然了,有些人不同意这种看法,认为先生的本意未必是长者。如在《孟子》一书里,孟子称宋经为先生,而当时孟子已经70多岁,比宋经老很多。屈原在《九章》中有相关解释,所谓“年岁虽少,可师长兮”。也就是说,一个人被尊称为先生,与年龄无关,如今日之老师而已。孔夫子讲“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大概只要有学问,无论年龄大小皆可为师,被尊称为先生了。

要言之,三千年来,先生一词大多就是老师之称谓。阅读古文,便一目了然。大概还有一种解释,先生即先醒、先达,也就是比别人先掌握知识先明了事理,这倒是综合了老师与长者这两种看法,毕竟依惯常的逻辑,长者或老师总比后生与学生先觉悟吧。

大致在唐宋以前,先生这个词基本上恪守这三种范畴,是一种尊称。哪怕是皇帝,也会尊称别人为先生,如刘邦就尊称陈平等为先生(见《史记.陈丞相世家》)。当然了,也有一些人自称先生,如陶渊明自称五柳先生,梁元帝也自称先生等等。

但唐宋以后,先生称谓的使用就有点乱套了,类似今天乱用老师的称谓。不分行业、不论辈分、不论有没有师生关系,地痞流氓江湖骗子之间,也都先生长先生短了。宋仁宗时,有个叫谢绛的家伙上奏朝廷,要求禁止这种歪风邪气,至于效果如何,不得而知。好在那时候,还没有沦落到妓女也互称先生。我也想写封类似的奏表,但想想算了,不是谁都有宋仁宗的雅量!

到了民国,先生是对男人最普遍的称谓,不独是长者或老师之属。至于女士,只要是教书的,当然要称先生,实在跟牛不牛逼没多大关系。民国粉在这方面确实要好好补补课。简言之,先生就是老师,女先生就是女老师。所谓大先生,也没什么了不起。要吹捧某个人,可以选择一些更漂亮的修饰词,不要贻笑大方。

在当下,如果有人称你为某某先生或老师,那只是因为你是个男人,或从事教育之类的工作,抑或是别人自谦,跟你牛不牛逼没一毛钱关系。在中国的文化中,直呼其名总是不礼貌的。如果把一个女人被称为先生,只是职业使然,礼貌罢了。认为女人称先生或大先生就了不起,其本质不过是男性中心论作祟,多少有些歧视女人的嫌疑。贫乏的一代人教出了更贫乏的一代人,于是就有了太多类似的闹剧。

拉拉杂杂就说这些吧,写多了你们也不爱看。我写的文章的质量,总是跟阅读量成反比的,越用心写的,大家越不感兴趣。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别再整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本来一个如此简单概念,被滥用或赋予各种高大上的子虚乌有的解释,实在是可笑得很。

因为毕业于师范大学,我始终认为教书育人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可惜我荒废了。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我更愿意做一名中学或小学教师,而不是几十年来在江湖上鬼混。有时候看上去很美,其实不过是顾影自怜罢了。在世人眼中,大概不会比一根葱更有价值。

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的学生成才更让人快慰的事呢?孟子讲,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实在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就算教育的是蠢材,帮助别人改恶从善,不也功德无量吗?任正非先生常讲“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老师的讲台上完成的”,我对此笃信不疑。如果小学教师都是贫乏的流氓,你还能指望他们培养出多优秀的下一代?如果下一代是更贫乏的流氓,还谈论什么国家的强盛呢?

很多年前,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我跟同窗好友在陕北实习时,曾去过一所山沟里的小学,几间窑洞,没有电,用煤油灯。全校只有一个教师,而且是女教师,很年轻很漂亮。她在那里坚持了很多年,几乎教所有的课。在我们离开的清晨,看着她带领自己的学生唱着歌,升起那面有点破损的国旗,我们都落泪了。如果你问我,什么是伟大,我告诉你吧,那就是伟大!

在北京,我时常给朋友们讲起这个故事,我告诉他们,每当想起那一幕,不管看到多少狗屁倒灶的事,我始终对这个民族充满信心。也许正是千千万万这样普通的教书人,撑起了每个如我一般平民子弟的希望,撑起了一个民族的希望。今天是你们的节日,请收下我这微不足道的祝福吧。

当然也包括曾培养过我的老师,特别是已经离我而去的我的老师。如果我辜负了你们的期待,请原谅我,我尽力了。被挤压在一个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再怎么折腾也于事无补。但你们的教诲,我没齿难忘。因为我叛逆的性格,给你们制造了太多麻烦,午夜梦回,我始终对此充满内疚。

辛可于北京东二环

相关文章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