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商城 免费源码 淘宝优惠券 Axure下载 AxureShop 产品原型库 在线音乐 AxureShare 加密解密 PM导航 AXURE函数 短网址 5G

辛可 ▏崇洋媚外,说谁呢?

辛可 ▏崇洋媚外,说谁呢?

各地清理“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反崇洋媚外自然是重点。坦率讲,起个洋名何罪之有,可搞得乖张浮夸泛滥成灾确实有碍观瞻。适当清理一下也好,但没必要上纲上线,如果搞过头,甚至蛮不讲理随心所欲,又演变成瞎折腾。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辛可
如有不妥,请联系我删除!

而动辄搞过头,是不少地方衙门屡教不改的老毛病,古往今来,不搞过头似乎达不到政治正确的标准,直到被民众的唾沫星子快淹死了,才幡然悔悟,光着屁股爬上岸。如此非但有损斯文,人心也散落一地。

我素来主张包容与自信,以谦卑的姿势向任何民族学习,坚决反对狭隘的文化本位主义,但也反对贱兮兮没有底线的谄媚任何人!不管对象是谁,媚外媚中都不可取,喜欢欣赏跟谄媚本就是两回事。人须有自尊,堂堂正正立于天地间,成全独立之人格,给谁跪下都是犯贱,土又如何洋又如何,皆令人不齿!

什么事走极端都算不上自信或理性,可能只是被虚妄或偏执不断蹂躏的神经病。那么中国种种连洋人都哭笑不得的崇洋或媚外,以及由此造成的虚浮世风,到底谁是始作俑者,谁是罪魁祸首?用两分钟时间,做简单的逻辑推理,您就明白了。

那些过于矫揉造作且泛滥成灾的假洋玩意,谁弄出来的,当然是开发商。可开发商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因为自己喜欢吗?未必是,他们就是商人,赚钱才是唯一目的。员外们有时候玩玩文化、秀秀太极,不过是炫富的2.0版罢了。

他们之所以搞这些玩意,当然是为了满足市场需求。换言之,因为民众好这一口,开放商才这么干,挖空心思投其所好。没这些扯淡的噱头,民众觉着不上档次不过瘾,不愿意买单啊——我就要住在保定曼哈顿、驻马店华尔街,我不要住在惠民家园、王家屯小区!

换言之,市场需求决定一切,你不满足民众这种口味,民众就不上钩、不买单,甚至鄙视你档次低。逻辑如此,开放商就算不是多名贵的东西,但在商言商,何罪之有?换我做开发商,投几十亿几百亿,我是坚持所谓文化自信少赚钱,还是满足民众庸俗的消费需求赚大钱,结果不言而喻!

那么,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虚浮,人家真正的好东西不学甚至视若瘟疫,净山寨些无聊的破玩意,喜欢还不够非要媚态十足?根本一条就是自卑、很自卑、非常自卑,没钱的时候自卑,有钱了似乎更自卑,四大自信在有些人那里就是四大皆空。暴发户的种种丑态,是自信吗,那是深入骨髓的自卑!

我们之所以那么自卑,原因有二。一是物质层面,近代以来,我们凡事确实不如洋人,也就养成了洋货胜于国货、洋招牌高于土招牌的认识,此乃人之常情无需大惊小怪;二是精神层面,我们的民族性格,就是喜欢走极端,要么跪死不吭声,要么上梁山,要么自诩天下第一,要么把自己贬低得一文不值!孔夫子讲过犹不及,可几千年来,我们什么时候正常过?

由全面自大到物质上的自卑,再到文化上的自卑,最终内化为心灵上的自卑,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这就是清代以来中国人的心灵轨迹。以后会怎么样,我不大乐观,可能会沿着相反的方向,走回另一个极端,再抬出华夷之辨,亦未可知!已经有人开始玩了,至少是唾沫星子满天飞。

我把历史简单梳理一下,您就更明白了。

晚清以前,我们是全面自大——洋人算个屁,洋货算个屁,洋文化更算个屁!结果被洋人来回搞了几次,甚至国都也挂了,这才发现,至少在物质层面,洋人比我们强很多啊,所以要“师夷长技以制夷”。被修理成这样,心里没一点自卑,可能吗?

但在制度层面,觉着还是我们那一套牛逼,连曾国藩李鸿章这帮识时务的洋务派,也不过如此。但东搞搞西搞搞,好像有那么点意思了,结果甲午一役,又被所谓小日本打垮了。被西洋人搞,老子认了,日本算个屁,我们的藩属国、干儿子,连他都搞不过,这份刺激就厉害了。大家不得不面对现实,除了物质层面,其他方面也很烂,天朝那套章法,玩不下去了。

好难过,好没面子,但能怎么样,只能带着自卑脆弱的小心脏向别人学习。光绪皇帝甚至请伊藤博文来帮他搞改革开放,可见当时焦虑到何种地步?要不是老佛爷及时出手,神经质的儿皇帝不知会搞出什么乱子。伊藤博文刚领导鬼子打败我们,签了《马关条约》,你请谁也不能请他吧,这该有多神经多幼稚啊。

中国的精英们想了两个办法,一是君主立宪,一是共和革命。开始两者各搞各的,同时不忘在全世界相互撕逼,结果搞了很多年,谁也搞不成。怎么办,反正讲道理四九城里爱新觉罗那帮王八蛋听不进去,合伙干吧,团结力量大啊,很快就把天朝干翻了,然后抄袭美国人那一套,建立共和国。

可民国民国,搞来搞去,好像既非民 主也非共和,甚至有点国将不国,各种牛魔王阎王爷山大王次第登场,搞得鸡飞狗上墙,期间袁老四还过了把皇帝瘾,呜呼!咋整,山寨别人的制度也不行啊!文化人的小心脏实在受不了了。思来想去,觉着要救这国家,先得救人,要救人就必须西化,把老祖先留下的传统通通干掉,再造新人。鲁迅胡适陈独秀等等一大群文化英雄粉墨登场,目的只有一个,去中国化,不把国人的小心灵彻底改造,决不罢休!

不读中国书,讨伐吃人旧礼教,废除汉字,换上西装穿上皮鞋,油光可鉴的小辫子变成小分头,上床不再说“相公,敦伦否?”,而是“大令,Bang me!”,好像要比赛谁更极端才算时髦。陈序经胡适等索性举起全面西化的大旗,可谓风流一时无双。要言之,我们好自卑,我们什么都不行,我们要变得比洋人还洋人!

这就是当时所谓浩浩荡荡的时代潮流,全面否定自己的文化,全面拥抱洋文化。也有人拒绝赶时髦,如王国维、陈寅恪、吴宓等等,就是学衡派那帮人。他们反对全面西化,要延续民族文化之香火!但他们的声音被时代的喧嚣淹没了,王国维选择自杀,陈寅恪提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与西化派抗衡——你牛逼归牛逼,老子不甩你!至于吴宓,在另一场全面西化运动中被消灭了!

尽管玩得这么嗨,全面西化、全面自卑也覆盖不到全社会,因为国家没有高度统一,社会主体依然是各个分散的小共同体。对很多人来说,文化英雄们随便你掰,老子虽有点自卑,但该怎么过还怎么过。由此观之,新文化运动并没有达成预期目的。

直到有一天,另一位五四新文化运动培养的杰出青年横空出世,换个主义再次高举起全面西化的大旗,旧传统、旧玩意、旧思想通通扫除。在中国历史上,这可能是干得最痛快的一次。从表面上看,好像是某种历史偶然,但说到底,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去中国传统化潮流的延续。凡此种种,不知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英雄们,躺在棺材里作何感想?

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托克维尔为法兰西祖国发出几近绝望的呐喊——可能还要算上美国保守主义文化大咖白璧德的忠告,他们都认为,完全或毫不留情地摧毁传统而建立新秩序,进行彻底的外科手术,必然对社会造成巨大破坏,但谁信这些呢,谁在乎这些呢?自信心爆棚的幻影后边,其实是深入骨髓的文化自卑。

可一旦打开国门,连在封闭状态下凭想象力建构起来的某些自信,也瞬间垮塌了。原来人家没水深火热没当牛做马,而是过得很爽啊,小心脏又被蹂躏一次,呜呜,大概又自卑了,甚或变成了物质加文化的双重自卑。

而有机会能享受这种精神刺激的,在那个年月,绝不是普通人,你得有条件出去看看或玩玩,或看看玩玩不回来了。在当时,过去的有钱人折腾没了,潘石屹他们还未必有鞋穿,有点臭钱的也就是万元户,怎么可能走出去看世界?

肩负着重构国家经济的重要责任,有些人开始换身西装打着领带走出国门,到曼哈顿、到香榭丽舍、到泰晤士河、到东京银座一看,Oh!Oh!My god!太牛逼了,原本充满伟大能量的小心脏瞬间被粉碎——怎么办,俺们也要,非要不可!

那时候没有商业地产或不发达,根本轮不到潘石屹等土财主“崇洋媚外”,有资格“崇洋媚外”的,只能是他们。于是乎,各种山寨香榭丽舍、山寨白宫、山寨维也纳马可波罗等公共建设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甚至以身作则,把老婆孩子送出去沐浴欧风美雨。有样学样,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老百姓一看,我的姥姥,这才算高大上,多牛逼啊,老子要努力奋斗,有一天也能搬进大别山威尼斯、靠山屯曼哈顿。

本来从晚清开始,中国人的文化自信不断被消解,已经拥有一颗足够自卑脆弱的小心灵(只是自己装作看不见),加上以吏为师传统的引领,自然就变得越来越虚浮媚外没有自信了。很多商人唯利是图,说好听点叫坚持客户第一,在某些人的领导、示范、要求、鼓励下,推波助澜,把民众的虚浮一次次推向高潮。因为不玩这个,就没法让他们高潮,他们不来高潮,赚个屁钱!

文章不长,但内容很丰富,您现在明白谁是所谓“崇洋媚外”的始作俑者或罪魁祸首了吗?财主们到底有没有资格来背这个黑锅?来京工作后,接触到各种款式的新士绅,尽管我当时是胡老师铁粉,但对他们灵魂深处的崇洋媚外,还是感到很震惊。与之相比,起个洋名算什么?当然了,在公开场合他们都信誓旦旦:我们绝对要坚持文化自信,绝不能崇洋媚外!

至于怎么办,问题搞清楚了,办法不就有了?喊口号诿过于别人有个屁用,真想解决问题,就好好反躬自省,并表里如一做给别人看!

辛可于北京东二环

作者介绍:辛可,野生知识分子代表,简称野知。非土著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王四营驾校。出版有《逼下梁山》《斯文扫地》《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等著作。微信公号xinke9199,私号xmy1305。

相关文章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