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 ▏我想跟胡锡进大师兄谈谈!

本文经过辛可老师授权转载,不要来黑我!
1、看书认真看,不要带有任何有色眼镜;
2、不批判不作恶;
3、喜欢辛可,就看在表面,读在心里;
4、会经常转载辛可老师的文章,请持续关注;
5、只是喜欢文学,如若不妥,请联系我删除;

授权证明:

辛可 ▏我想跟胡锡进大师兄谈谈!

要有起码自信,就别随便删稿,我只是跟胡锡进大师兄谈谈心。如果非要坚持你们别具一格的交流方式,随便吧,我习惯了!身穿红色雁翎锁子甲的胡大师兄,大概永远也享受不到这份刺激。

作为野生知识分子(野知),小弟跟胡锡进大师兄这种庙堂知识分子(庙知)不属于同一科,这毋庸讳言,更无须大惊小怪,他们不可能像野知一般讲话,他们首先要保住的,是自己的饭碗。

之所以把胡锡进先生尊称为大师兄,大家可以参考义和拳的历史资料,小弟觉着吧,胡锡进先生的气质,跟义和拳的大师兄们颇为神似。至于是好是坏,小弟不做结论。

小弟跟很多愤愤不同,素来对胡锡进大师兄没有特别恶感,也从未口出恶言。因为小弟在文化机构混过十来年,也曾勉强厕身于庙知之列,很理解胡大师兄的工作。何况在比赛爱国方面,小弟丝毫不逊以胡大师兄为代表的庙知。如果活在上世纪,小弟就算不会瞒着妈妈去缅甸,也绝不会是“低调俱乐部”的成员。

在小弟看来,胡锡进大师兄其实挺可爱也挺聪明,除了文章写得比较烂(或故意写那么烂),没有太突出的缺点,更算不上恶人。这也很正常,作为大师兄,实在没必要在读书写作方面下功夫。

最近一段时间,胡锡进大师兄可能有点郁闷。具体原因就不说了,大家都清楚。小弟不慎走火,也可能给大家添了点小乱。读各路大师兄的文章,似乎不像以前那么理直气壮,可能有点虚,到底是心虚还是肾虚,小弟就不得而知了。

小弟今天要向胡锡进大师兄请教的,是他刚发的《中国是个高调的国家吗?》以及最近的言论。有人说是雄文,是吗,这也算雄,那什么才算是雌呢?至于“双兔傍地走”,到底是雄是雌,就不讨论了,毕竟写文章不是大师兄的专长。小弟就胡大师兄的观点,斗胆解读一二。

胡大师兄的核心观点,就是批判某些人的谬论——我们之所以把狼招来,是因为太高调——而真相是,不是我们不低调,实在是实力不允许。大师兄还特别用了一个生动比喻“大象因为无法藏在小树后边,就是高调了吗?”。尽管不少人认为这个比喻很烂,但可以想象,胡大师兄因为想出了这个绝妙的比喻,大概是非常得意的。

胡锡进大师兄的这个逻辑,确实无懈可击。小树怎么能遮住牛逼烘烘的大象呢?如果这个大象是中国,就更贴切了,不但是今天,过去也是。略懂历史者都知道,几千年来,中国从来就不是小老鼠,强大也好衰弱也罢,论体量都是大象河马级别的,谁也无法忽视,也从未被忽视。

往近里说,1945年,中国已经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没过几年,就跟美帝为首的16国联合国军在高丽硬对硬,且不说输赢,谁干翻了谁,但那肯定不是小老鼠敢做能做的事。再后来,就更不用说了,体量在那里摆着嘛!一个人,脑子里但凡装的不全是饲料,不会否认这一点吧。

但体量、能力的大小跟高调低调是一回事吗?胡锡进大师兄应该学过唯物辩证法吧,是不是大象这是客观存在,高调低调这是主观意志,难道不是吗?换言之,高调与否跟体量没有必然关系,不是说大象河马就一定要高调,大象也可以低调嘛。胡大师兄这种偷梁换柱的本事,真是颇得庙知之精髓。

有一点,小弟是同意胡锡进大师兄的。也就是说,美国是否拿我们当威胁,计划修理我们,未必全是因为我们高调把狼招来了。在小弟看来,动辄祭出所谓“招狼论”,也实在侮辱了美国人的智商和能力。

自20世纪初,欧洲同室操戈,美国趁势崛起为世界老大,转眼间百余年矣。事实胜于雄辩,能持续霸占老大位子100多年,至少他们的那帮精英,一定不是蠢货或怂包!试想一下,中国家底到底如何,哪里牛逼,哪里不牛逼,他们能不清楚?何况还养着所谓智库啊FBI啊等等,情报工作能差吗?还需要国产学棍或大师兄提醒他们?

在这个世界上,但凡混得人模狗样的,没有谁是傻子。唯一的傻子就是把别人当傻子还自以为高明的人。所以,简单粗糙的“招狼论”非但对美国人是莫大的屈辱,对国产大师兄们也很不公平。认为我主张“招狼论”的朋友,实在是对小弟文章的误读。

换言之,美国人之所以能刀刀见骨,就是太了解我们的阿克琉斯之踵了,而且不止一处。既如此,口口声声骂别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可笑吗?换个角度想想,人家敢所谓一意孤行,不正是抓住了我们的三寸?如果真是搬起石头专砸自己的脚,傻鄙才干呢,你觉着他们是傻鄙吗?恰恰相反,他就是搬起石头往你的痛处扔,就算有石头渣子不小心砸着自己的脚,可到底谁更痛呢?

成熟理性的人,一定要实事求是,识时务并不是认怂,更不会减损我们的民族自尊心。100多年来,我们筚路蓝缕受尽欺凌,并非生出来就养尊处优,受不了一点委屈。在别人眼中,我们是什么级别的大象并不紧要,用不着动辄激动地发疯。关键是我们如何理性对待客观存在的问题,把自己的事做好。坦率讲,胡大师兄主编的报纸,可能是所有报纸里最自卑的。如果不自卑,天天搞一堆洋人吹捧我们的玩意干什么?

我们总是吹嘘,中国人的文化是一种内省的文化。孔夫子这样讲,孟夫子这样讲(所谓慎独),二程朱熹张载陆象山王阳明也这样讲,曾子在《大学》里,还堂而皇之搞出一套逻辑。要言之,凡事都要从个人开始,从自身找问题。类似一个人得了病,总要对自己下刀,哪怕刮骨疗伤,天天骂别人全身梅毒有什么用?就算别人真被你骂成全身梅毒,你的脂肪肝前列腺炎马上就消失了?

如此简单的道理,很多人就是听不进去。小弟所批判的高调,跟胡锡进大师兄所谓的高调是一回事吗?小弟所批判的高调,主要是向内的而不是向外的。整个社会太浮躁了,很多人整天吹牛逼唱高调不干正经事,这样混下去行吗?在制造浮夸世风方面,翻开尊报纸,胡锡进大师兄,您也是居功至伟啊。赤胆忠心、劳苦功高如此,帽子还那么小,小弟真为大师兄抱屈。

在那篇被特殊对待的文章里,小弟已提出很多问题,此处不再啰嗦。胡锡进大师兄以及诸庙知,真得看不清这种浮躁世风的危害吗?真得不知道那些貌似牛逼烘烘的企业整天在干嘛?真得不知道我们的教育科研有多烂?真得不知道我们到底几斤几两,掌握多少核心技术?真得认为我们牛逼大了,不再需要低下头继续苦斗,就剩下带着一帮口水贩子怼天怼地?就算把我们讨厌的全怼死了,能解决自身的问题吗??

小弟天天如八婆般嚼舌头,到底在担心什么?第一,小弟担心我们过高估计了自己的本钱,产生不切实际的自大情绪,甚或觉着老子天下第一,而盲目乐观是非常要命的。一个民族当然时刻需要鼓舞信心,但自信跟自大是一回事吗?你把那帮不负责任的愤愤鼓动起来,一起怼天怼地,可如果为了大局为了国家的长期利益必须做出妥协(在政治学里,外交就是妥协的艺术),你敢保证能顺利地摆平他们吗?要不要买一本顾维钧先生的回忆录好好学习一下?“杀君马者道旁儿也”,知道五四后蔡元培先生为何离开北大?不知道可以打电话,小弟免费告诉您!

第二,中国高调与否,未必会影响美欧之决策,上文已述,我们的家底人家门儿清。必须承认我们当下是弱势一方,没能力全攻全守,最好的办法就是防守反击。现在是单挑,到了关键时刻,欧洲会站在哪边,人家可是打断腿连着筋的兄弟!但这绝不是问题之关键,关键是我们如何处理好邻里关系。因为你迅速壮大,邻居会非常敏感,这是人之常情。李光耀先生认为如果不管控好狭隘的民族主义,中国很难顺利崛起,根本原因就在此。

这就是李光耀的厉害之处。四邻不安你还怎么玩?因为你是大象,邻居有想法很正常,这就需要你尽量放低身段,不能太高调。有些话自己觉着过瘾,但听在邻居耳中呢?你觉着老子够低调了,人家则未必这么认为。要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而不要总是我以为!地缘政治很复杂,你糊弄不住他们,他们可能就去抱别人大腿,由此带来的麻烦,我们是否扛得住?

某二鄙教授说,中国牛逼了,一口袋大国重器,分分钟可以收回所有岛屿,好得意!那你怎么不收回呢,这说明问题绝非比赛谁更牛逼那么简单,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们那般白痴,只图过瘾不算成本!把账算好了再放屁还来得及!要言之,管控好狭隘的民族主义,不是秀给欧美看,关键是邻居的感受,是不是这样,胡锡进大师兄?

第三.我们经此折腾,付出了些许代价,如果没有吸取任何经验教训,有所改进,岂不是白受罪了?这关乎到民族的长远发展和亿万百姓的利益!如果继续浮躁,而不是深刻反省,那是否意味着,等当下这事暂时消停点了(一定会的),大家就当看了场电影,洗把脸继续混。不要以为小弟是杞人忧天,胡锡进大师兄,小弟太了解中国人的记性了,如果只知诿过于人而不自省,这种事百分百会发生。不痛定思痛奋发自强,等着过段时间再遭一茬罪,来回折腾我们受得了吗?

毋庸置疑,中国正在经历艰难时刻(经贸摩擦只是小菜),这是不得不面对的历史之坎,跨越它可能至少十几年,如果不能埋头苦干补齐短板,特别是核心科技方面,胡锡进大师兄,您能想象20年后的景象吗?我们有14亿人要养活,当智能机器替代人工,发达国家解决了劳动力成本问题,其产业必然撤回本土,14亿人的饭碗怎么办?我们作为民族之一分子,此时此刻,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是很清楚吗?

当然,虽然不像胡锡进大师兄或其他庙知那么精通辩证法,但小弟也懂,任何事都有两面性,正如老子所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具备一定条件,凡事可以相互转化。此时此刻,我们虽有点难受或伤点面子,但何尝又不是绝好的历史契机。

过去几十年走得太快,我们忙着低头找钱或抢钱,有点晕,有点膨胀,很多人忘了抬头看天、忘了自己是谁、忘了有几斤几两、忘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终于有个机会,可以迫使全民族去反省,难道不好吗?要是以前,大家陶醉成那样,你说破嘴皮子也没人听啊,被搞一下终于清醒点了,小弟实在纳闷,这么好的机会,有些人为什么不珍惜?以退为进,顺势而为,拧紧螺丝,以待他日,难道不是大丈夫所当为吗?在太史公笔下,再名贵的胭脂又能值几个钱呢?

类似一个人经人(或敌或友)提醒,去做了体检,发现不少毛病,脂肪肝啊前列腺啊等等,然后找良医去除之,这跟背着一身毛病自欺欺人,自以为百毒不侵的金刚,哪一个更实惠?就算再生一次,从娘胎里就学习辩证法,小弟也想不明白,这怎么就叫投降论呢?这都是从哪里挤出来的逻辑?把今天国人之间正常的讨论,动辄上升到民族大义道德审判的高度鞭挞之,缺不缺德?

今天我们到底该做什么,是在胡锡进等大师兄的带领下继续怼天怼地,罔顾现实自欺欺人,还是推动各行各业彻底反省,卷起袖子埋头苦干?在一个转眼间沧海桑田的大变革时代里,我们真有足够的时间瞎混吗?但拒绝承认自己的不足,怎么会反省,不反省又何谈进步?200多年来,美国人天天骂自己的祖国,恨不得把底裤全扒出来,到底是越骂越衰,还是越骂越强?

一天不表扬自己就痒得不行,承认不足就一定是认怂,就一定是投降吗?世上哪有这样的逻辑,哪一个虚浮自大拒绝反省的,笑到了最后?哪怕并无恶意,只是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就上纲上线扣帽子,我们还有没有起码的自信?不是口口声声“真理越辩越明”吗,可还没怎么辩,就威胁别人要悬崖勒马,这是君子该有的辩论方式吗?

事实上,一个真正懂得反省的民族,一个总是从自身找问题的民族,一个能谦卑地学习别人的民族,一个知所进退的民族,一个能换位思考的民族,一个不走极端的民族,一个厌恶吹牛逼而埋头苦干的民族,一个相信自己但不迷信自己的民族,一个能包容别人严格要求自己的民族,才是真正有希望、真正不可战胜的!您觉着呢,胡锡进大师兄!

辛可草草写于北京东二环

附注:公知、野知、庙知是我对中国知识分子之分类。公知就是公共知识分子,庙知就是庙堂之内的知识分子,野知就是野生知识分子。这三种知识分子各有特色,回头专文论述!辛可

作者介绍:辛可,野生知识分子代表,简称野知。非土著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王四营驾校。出版有《逼下梁山》《斯文扫地》《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等著作。微信公号xinke9199,私号xmy1305。

最后编辑:2019年06月21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