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商城 免费源码 淘宝优惠券 Axure下载 AxureShop 产品原型库 在线音乐 AxureShare 加密解密 PM导航 AXURE函数 短网址 5G

辛可 ▏我厌恶贵族,包括贵族精神!

辛可 ▏我厌恶贵族,包括贵族精神!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辛可

时常听人说,中国的种种不堪,是因为消灭了贵族或贵族精神。这种貌似高大上的调调,我实在不敢恭维,甚至厌恶至极!我也不认为,所谓的贵族与贵族精神,就一定多么名贵,甚或相反,大多臭不可闻。

作为普通平民子弟,我所向往的,是人人能体面活着的平民社会,我所尊崇的,也不是什么贵族精神,而是平民精神。我写的每一行文字,只为与我共命运的普通男女,从不会也犯不着为所谓真假贵族操一毛钱的心。

在中国历史上,至少两次革了贵族的命,要我说,革得好!第一次是秦始皇,革了三代以来旧贵族的命,同时革了孔夫子眼中理想社会的命。我从不否认孔子的伟大,从小就是他的粉丝,至今依然,但孔夫子有一些观点,我是非常厌恶的。

孔子以及徒子徒孙眼中的理想社会,就是层级森严的贵族社会。即便那些靠拍孔夫子马屁混饭吃的国学贩子,也无法否认这一点。所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话说得何其露骨何其不要脸也。孔夫子及徒子徒孙的主张,在道德伦理的层面,不乏可取之处,但在社会体制层面,则是彻头彻尾地反动!

因为我们身处在一个庶民时代,应该建立的,自然是一个平等的庶民社会。在这种社会里,我们渴求人人自由平等,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而不是发霉的“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可悲的是,旧贵族的幽灵,依然缠绕在许多人心中,甚至有人挂着平民社会的羊肉,继续卖人分三六九等的狗肉。

当有人把孔夫子抬出来说事时,不只是可笑,我甚至觉着可悲。孔夫子那一套东西,当时就玩不下去(否则能轮到秦国那帮乡巴佬?),能解决2000年后的问题吗?我们是不是需要到神经科检查一下!就算能,也不过是开历史之倒车,值得自吹自擂吗?

三代的所谓贵族,到底是何货色?身为贵族,是因为品德,因为功业?大概不是吧(读读三代的历史就一目了然),只是因为小丁丁而已!这种建立在小丁丁基础上的贵族社会,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至于所谓的贵族精神,又当如何呢?

我认真研究过酸儒们所谓的理想社会,看完后时常做恶梦。不过是一群食不果腹的蝼蚁供养为数不多的衣冠禽兽罢了。一边是贵族老爷骄奢淫逸胡作非为,一边是黔首布衣生不如死,由此培育出来的贵族精神,到底有多体面呢?

民众除了老老实实做奴隶被他们蹂躏,有何幸福与尊严可言?动辄砍脚砍脑袋、割鼻子挖膝盖、干掉人家的丁丁,其刑法之残酷,跟正人君子不屑的法家虐政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衣食住行,莫不等级森严,所谓“明贵贱,序等列”,谁敢逾越就弄死谁。以穿衣为例,贵族可以穿精致的丝麻制品,老百姓只能穿粗麻,甚至也就是编个草帘子挂在下边而已。就算有钱也不行,因为“非其人不得服其服”。死了还要找一堆人陪葬,森森白骨,惨不忍睹,呜呼哀哉!

在饮食方面也是如此,贵族能吃什么用什么工具,老百姓能吃什么用什么工具,都有严格的规制,所谓“寓礼于食”。贵族出行可以乘车,而老百姓只能步行。孔子最喜欢的弟子颜回死了,安葬缺钱,颜回爸爸建议孔老师把车卖了,孔子死活不干,不是他老人家小气,只是因为像他这样的贵族,出门怎么能跟老百姓一样步行呢,那多有损贵族气质啊。

试问,你想活在这样的贵族时代吗?你敢保证自己就一定是作威作福的贵族,有资格去玩长袖当风的贵族精神,而不是被踩在脚下的平民?孔夫子当然可以心向往之,他是殷商后裔,贵族啊,可你我呢,不过是贫下中农罢了,你愿意用自己的血泪来成全他们所谓的贵族精神吗?

秦皇扫平六合,以霹雳手段,终结了那种完全靠小丁丁构建的旧贵族社会。当然了,对2000多年前的古人,无须以今日之标准苛求太多。他不是华盛顿,也不可能是华盛顿,没法建立一个平等自由的庶民社会,只能在旧贵族的废墟上,建立一个新贵族统治的社会。就算这玩意不好,但在当时,其他的办法行得通吗?

秦以后的新贵族集团,大致分两部分,一是靠小丁丁飞黄腾达作威作福的皇亲国戚,一是获得所谓功名的官僚集团。至于那些靠白手起家或投机倒把发家的土财主,就算有几个臭钱,除非捐个功名,不会也不可能挤进贵族集团,自然谈不上有所谓贵族精神。没有权,钱算什么,想弄死你易如反掌。

小丁丁贵族集团不用谈了,后一品种的贵族集团从何而来?隋唐以前,主要是乡举里选,后来演变成白衣飘飘外强中干把驴当老虎的名门世族;隋唐后大多是通过科举,学而优则仕,形成所谓士绅阶层。前段时间,有人要追随民国的高人搞乡村建设,其实就是古已有之早臭不可闻的乡绅社会治理,真是无知到让人叹为观止。

这些所谓的贵族是什么人,简言之,就是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特殊阶层。一旦有了功名,且不说有没有像样的乌纱帽,便享有各种特殊权利。包括在法律上得到特别庇护,可免除赋税和徭役等等。黄仁宇先生说,古代中国是个低赋税国家,也有人认为今不如昔,证据是古代的赋税比现在低。可赋税低不能证明老百姓的负担轻啊,对老百姓而言,最沉重的负担不是赋税而是各种徭役。因为朝廷不提供类似的公共服务,都得老百姓带着干粮免费干啊,很多百姓被搞得家破人亡,不就是拜其所赐吗?

为了逃脱赋税特别是苛捐杂税以及沉重的徭役,老百姓只好委身于这些享有特殊权利的所谓贵族,把土地和人户交给人家,简言之,就是带着自己的土地工具去给贵族们当孙子,无偿奉献相当部分的劳动所得。这些所谓贵族屁事也不干,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过上花天酒地的快活日子。这算高大上的好世道吗?读点历史书,明白点道理,还好意思为这样的贵族时代涂脂抹粉?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撞破脑袋也要当官的根本原因。当了官,你就有了特殊权利,有了特殊权利,还愁票子房子车子马子?就算你自命清高不太积极,也会有人主动送上门。国史几千年来,对不起的人多了,但历朝历代,从没有对不起当官的,这总是事实吧。范进中举后激动得发疯,换了我,也淡定不到哪里去。像海瑞那样买块肉能惊动官场的憨人,翻遍历史书,能找到几个呢?

要言之,古代中国社会的矛盾,不是什么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的矛盾,富人和穷人的矛盾,根本就是官/民矛盾,特殊权利阶级与特没权阶级的矛盾,这里的民当然包括那些没有功名的土财主。在过去,为什么土财主要花钱捐个功名,尽管只是个名分?很简单,如此就可以跻身特殊权利阶层(贵族阶层),不但不再受人欺负,也可以堂而皇之地欺负别人了。

随时可以使唤老百姓,金玉满堂衣食无忧,闲得蛋疼,整天视金钱如粪土玩诗词歌赋玩石头玩蛐蛐玩文艺女青年,自然也就培养出所谓贵族精神了。一个人整天为喂饱自己或老婆孩子的肚子疲于奔命,你让他怎么优雅、怎么斯文、怎么能做到视金钱如粪土,这不是纯属扯谈吗?口口声声“君子固穷”、“不为钱活着”的人,有几个不是有钱人?正因为有钱,才会对着一帮靠996的苟活者,恬不知耻地秀清高啊!

如果你认真研读中国历史,看透彻了,真得很心酸。在所谓的盛世,老百姓也就是混个温饱,赶上乱世,只有命如草芥辗转于沟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大唐又如何,大宋又如何,当时的老百姓,也就是勉强温饱而已。换言之,按中国贵族的标准,老百姓只要能吃饱肚子,就是牛逼烘烘的煌煌盛世了。不服找点资料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

除了辛勤劳作供养特殊权利阶层,老百姓还要把孩子送上战场,以保障这些王八蛋贵族可以尽情地培养他妈的贵族精神。且问这种建立在黔首布衣血泪上的贵族精神,到底有什么可留恋的?可笑的是,口口声声呼唤贵族精神的那些人,跟大唐大宋的贫下中农又有多大区别?诚可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兴贵族爽亡贵族爽!难道没有一些牛魔王天天糟蹋我们,我们就皮痒得厉害,死活不舒服吗?

在我看来,所谓贵族社会,就是把人分三六九等,搞形形色色的不平等。所谓贵族精神,不过是一种人格与精神上的傲慢和虚妄,总觉着自己高人一等罢了。老百姓一辈子疲于奔命,不可能如他们那么优雅斯文,那是有钱有闲阶级的专利。他们寄生在老百姓的血汗之上,还用轻蔑的目光看着他们,嘲笑他们不够精致,不能视金钱如粪土,他们倒是想玩贵族精神呢,可条件容许吗?像鲁四老爷那样玩贵族精神贵族气质,老婆孩子还活不活?

不管你怎么看孙毛诸公,但干掉各种型号的旧贵族,总是利国利民的千秋伟业吧。至少在表面上,大家都平等了,应该得到起码的尊重了,不用在所谓的贵族面前低三下四了,更不用装作心甘情愿为他们的贵族精神买完单,然后装作心甘情愿被他们欺负了。至于有些人可能换个马甲继续过瘾,培养新款的贵族精神,那是另一回事。真贵族尚且如此不堪,遑论假贵族乎?

回顾历史,一个靠小丁丁就可以飞黄腾达吃香喝辣的社会是好社会吗,一个公然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时代是好时代吗?以前有本貌似如烟的回忆录很火,我翻了几页,觉着好恶心,因为当他们在抱怨每月只能吃几斤鸡蛋时,我爸爸妈妈饿得精神恍惚,早就忘了鸡蛋是什么颜色,何况有人还饿没了呢?也许在有些人看来,他们不能山珍海味是不可思议有丧斯文的,至于老百姓有没有树皮吃,因为无干斯文,所以无关紧要。

还有一些媒体,尽搞些我爸爸我爷爷如何过五关斩六将如何被修理如何翻身的破事,传奇则传奇矣,但我没一点兴趣。说实话,就算你爸爸不容易,但跟我爸爸比,不错了!何况一旦翻身,马上就可以过上好日子,而我爸爸呢,照样去爬煤窑挖土豆。后来某些媒体被修理了,有人问我为何不声援一下,我说我没病吧,看着我爬煤窑的爸爸不可怜,为人家坐小汽车的爸爸长吁短叹,我的良心真让狗吃了吗?

有人总是质问我,辛可,你的立场是什么,或左或右?我说我没有他们所谓的立场,我对左右歇斯底里之撕斗,不会比对软硬更有兴趣!如果非要说立场,我的立场就是平民的立场,庶民的立场,我就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写作!因为我是跟他们共命运的人,跟他们活在一个同温层。就算我天天为真假贵族们操碎了心,人家会不会甩我,那不是犯贱吗?

所以,关于老爷财主的破事,我从不关心。比如有些人跑没跑,有没有抑郁或心碎等等。要跑就跑吧,要抑郁就抑郁、心碎就心碎,能怎么着?少了谁,天也塌不下来。关键是这片土地上的普通人过得好不好,他们能否体面地活着,如果不能,我就要写文章骂娘!对有些人来说,这已经是空前绝后的好时代了,替人家操心,可不可笑?。

可悲的是,那些呼唤贵族与贵族精神、为失去这些玩意哭天抢地的,大多是一些永远也成不了贵族、甚至三餐堪忧的人。饿着肚子为财主操碎心,真无语至极!说俗气点,你那么关心他们,人家会你给赏钱吗,不会吧,帮你的不都是平民百姓?可你不专心为他们鼓与呼,甚至动辄骂人家是牲口,这合适吗?我等黔首布衣,老关心所谓贵族的性生活和不和谐干什么?

让几千年来吃人的贵族和贵族精神在历史的垃圾堆里发霉去吧!我们不需要那些涂脂抹粉的牛鬼蛇神糟蹋我们,更不需要他们装腔作势忽悠我们。我们就是平民,我们渴求一个人人平等的平民社会,我们需要平民文化而非贵族精神,如果谁还想唱着贵族精神的调调过瘾,我们就让他滚远点,一并铲除滋生这种腐烂文化的土壤!

辛可于北京东二环

相关文章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