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 ▏伟大不是少数人的专利!

原创: 辛可

在世人看来,伟大是大人物的专利,其实不然,伟大经常与世俗的功业无关,只是因为我们的心灵与实践。即便平凡如尘土的你我,也曾伟大过,体会过所谓伟大心灵的感觉,只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罢了。

这似乎有点玄学的意味,类似道家说人人皆可成仙,佛家说人人皆可成佛,儒家说人人皆可成圣,江湖骗子们说人人皆可成为马云那样的财主,等等。就逻辑推理而言,这没问题,但临床效果不佳,很少有人因为“相信”而“看见”,更别说得到。但我说的人人皆可伟大,则是千真万确普遍存在的。

读完这篇短文,已为人父母者,也许会对我的观点心有戚戚焉,准备为人父母者,总有一天,大概也会同意我的看法。

一个人对待自己孩子的态度,就是我所定义的伟大。在我看来,所谓伟大,就是有一颗慈悲的心,这也是佛家的普遍看法。为什么在所有的神仙里,观音是最招人爱、香火最旺的,因为她叫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她是慈悲的化身。有什么比一颗慈悲的心更能打动人心,更值得人信赖并敬仰呢?

孔子讲仁,耶稣讲爱,虽背景有差,范畴有别,可就根本而论,与佛家之慈悲异曲同工。那么,何为慈悲呢,慈悲就是无分别心。关于这一点,在《阿含经》里,佛陀讲得很透彻。也就是不刻意放大自我,把自己跟别人区隔开来,而是以他心为我心、他喜为我喜、他悲为我悲。孔子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达则达人”等等,也大致如此。这也是他老人家讲过的,最了不起的话。

父母之于自己的孩子,就是这样的朴素心态。概言之,父母对孩子永远怀抱着一颗慈悲的心,不会有分别心,把自己与孩子区隔开来。也不会泾渭分明——这是你的那是我的,父母的所有就是孩子的,以孩子的悲为悲、以孩子的乐为乐、以孩子的幸福痛苦为自己的幸福痛苦。人世间所有的私欲(类似贪婪、嫉妒、仇恨等等),面对子女,不会在父母心中生起。他们对孩子的爱是无条件的,无条件的爱就是伟大。

换言之,在父母心中,孩子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命运的一部分,也许是最重要的。孩子就是他自己,两者并无差别。在尔虞我诈的人世间,这可能是最令人感动的生命共同体了。正因为孩子与父母是一体的,从这种意义上说,人是可以永世长存的,一代代的你我就这样在时间中传承着、活着,生生不息。

我时常跟人说,人生而不死,可以得永生,就是这个意思。我们的这个生命消逝了,但我们的另一个生命、另一个自己,可以通过我们的孩子得以延续。至于有些人无所谓这种延续,也无可厚非,生命是自己的,他们有权利作任何选择。

关于父母这种无分别心的爱,也就是慈悲,涉世越深,年岁越大,体会越刻骨铭心。年轻时,生命发旺如六月的青草,总觉着这辈子可以收获很多的爱,就像五彩斑斓的糖果盒,等白发偷生于两鬓,终于明白,很多所谓的爱其实不过是虚妄,唯父母的爱永远那么真挚、纯粹。无论深浅,其他人的爱都是有条件的,而父母的爱是无条件的,因为你我只是他们的一部分。

为人儿女——你受的每一点苦,都会在父母的身体或心里层层累积;你每一毫一刻的快乐,都会给他们太多的愉悦和安慰;在世人眼中,你多么微不足道的成就,都会被他们放大很多倍!为人父母——不管做多大的官,都比不上孩子的进步更令你自豪;无论赚多少亿,也没有孩子赚的那几块钱让你欣慰;即便诺贝尔或奥运会的奖杯,也比不上孩子一张小小的奖状;著作等身又当如何,孩子几页错字满篇的作文,分分钟就让你感动得哭成了狗……

我想每个人都有类似经验,我们一辈子讲过的善意谎言,大多在母子或父子之间。在电话两端,永远都是虚假的好消息——尽管饿着肚子,也说已经吃过了,尽管一无所有,也说不缺钱,尽管躺在医院的床上,也笑着说自己正在逛公园,尽管两口子撕得天昏地暗,也要说过得很幸福。放下电话,潸然泪下,心中太多的苦,想说给他们听,但大多时候你不能,因为你明了,你每一纳米的痛苦,都会在他们心里被加倍放大,为你彻夜难眠。人世间最深沉而伟大的爱,就这样用谎言编织起来,陪着我们一路走下去。直到有一天,他们不见了,我们成为命运的孤儿,没有人再讲类似的谎言,也没有人愿意听类似的谎言。

曾在龙潭湖公园散步时,认识了一位阿姨。她的儿子很不成器,游手好闲,经常对母亲出言不逊。实在过不下去,就跟随女儿去美国定居。几年后,她的儿子得了重病,需要换肝,其他人本就心存怨气,加上手术风险,都很纠结,但这位老母亲毅然把自己的肝换给了儿子。因为交叉感染,她不久撒手人寰。在走之前,我曾去医院看过她。她说,这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高兴的事!我觉着也是,对一个母亲而言,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的。

我曾于一篇文章中讲过,在父母与孩子的争斗中,父母永远是输家。因为他们毫不保留地爱着儿女,就因为这份爱,他们最终会让步妥协。如果碰上品行低劣胡作非为的儿女,他们只能被动地成为悲剧的一部分,他们一切的努力与抗争都会被消解,除了一体承受别无他法。

人如此,动物界何尝不是。在我家乡有很多土拨鼠,那是我童年的最爱。土拨鼠是一种敏感怯懦的小动物,一有危险便逃之夭夭。一次在山野里,我看见一只土拨鼠妈妈带着孩子觅食,突然有老鹰俯冲下来,本能使然,土拨鼠妈妈掉头就跑,刚到洞口,大概是发现孩子没跟上,又跑了过来,怒毛冲冠,摆出一副与老鹰决死的架势。那种架势我还是第一次见。撕斗几个回合后,也许老鹰被土拨鼠妈妈的疯狂震住了,放弃了。

少年时这一幕,如此深刻地打动了我的心灵,并长存于记忆之中。我懂得了一个道理,爱才是天地间无坚可摧的可怕力量!什么是无私,什么是视死如归,类似“风萧萧兮易水寒”这种豪情,跟孩子受到威胁时一个母亲所表现出的勇气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人和土拨鼠没什么两样。如果必须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母亲绝不会把生的机会留给自己。每次看见天灾人祸现场那些伟大的母亲,总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伟大。我们都是普通人,只可能做到对自己的孩子如此,而类似佛陀、耶稣等等伟大圣哲,却能把父母对孩子特有的慈悲心、无分别心,这种伟大的爱推及族人、国人以及全体人类。在他们眼中,如同孩子是父母的一部分,世人就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命运的一部分。他们克服了人的自私和分别心,以宽广的胸怀慈悲地关照众生,并无条件地爱着他们。诚如使徒保罗在信中所言,神就是爱,难道不是吗?

关于这一点,《礼记·礼运篇》里有一段动人的话:“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孟子也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论述。如何做到这一点呢,就是要人人有慈悲心,破除私欲之墙,喜人所喜悲人所悲,要言之,就是无分别心。当然,对普通人来说,这个要求高了点,但根本道理是一样的。

因为怀抱着对世人如母亲般无差别的慈悲和爱,耶稣冒着巨大风险,毅然赶往耶路撒冷,被钉在十字架上,背负起人类的罪恶与苦难,完成救赎;佛陀放弃一切俗世间的美好与诱惑,走向荒原与山林,九死一生,寻找人类的解脱之道;更有许多仁人志士为谋求人类之平等自由,慷慨赴死无怨无悔!人哪有不怕死的,之所以敢于牺牲,一定是有更伟大的东西支撑着自己,帮助他们克服了死的恐惧!他们的心灵与世人的命运链接在一起,在所有的牺牲后边,只写着几个简单的单词:慈悲,爱,无分别心!

类似这样伟大的情怀,不独属于圣贤,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而且都在生命中或多或少地实践过。同样的慈悲,我们大概只会或只能给予自己的儿女,而有些人,可以推及天下苍生。这就是我等芸芸众生跟先知先贤的区别。

尽管如此,平凡如尘土的你我,也无需自惭形秽,因为没有父母无私的慈悲与爱,孩子就不可能健康长大,人类的种群就无法延续。毋庸置疑,是爱创造了这个世界,定义了这个世界。不管活得如何卑微,至少在短暂的一生中,我们曾伟大过,体会过所谓伟大心灵的感觉。如果大家愿意,把这种只给予自己孩子的伟大感情扩展一些,就会创造出一个美好的社会。

辛可于北京东二环

文章发出后,发现有几处错误,删除后重发,抱歉!

最后编辑:2019年06月12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