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极其善于自我评价的动物。

在学习、接触任何新事物时,每当产生了任何一丁点挫折或者瑕疵,就会习惯性地把不足挂齿的失败与自我的人格绑定在一起。

举个例子,比如你复习英语,单词背不好导致无法全面理解句义、导致阅读理解做不好、甚至写英语作文都会让你觉得如临深渊,这一连串的失败效应让你产生一个错觉:

啊,我其实就是一个连英语都学不好的废柴啊。

哦,谁让我天生英语就差呢。

嗯,我就是这样一个学渣没错了。

小小的失败在内心发酵,本来明明是一个微乎其微的学习上的错误,但最后却上升到了人格上的批判。

本文作者陆JJ。十八线编剧、影视行业从业者、正能量博主。写过很多不知名的剧与阅读量惨淡的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陆JJ”(id:tiyan818),分享关于个人成长的思考。

1、只要承认失败就可以被原谅

“我是不是一直就是这样一个糟糕的人?”

于是,所谓的灵魂拷问出现了。

而身在局中的你,不会明白这一场所谓的大型灵魂拷问压根就不值得你提出。

因为这一切根本就不存在,是杂念的延伸,也是思维的幻象。

OK,我们客观看待一下整个杂念是如何诞生的,用理性来分析一下整个心理波动的进程:

一开始最小的那个起点,只是你单词背不好而已,那么此时你最应该做的事是什么?

当然是反省自己为什么单词背不好啊!!!

是不是方法出了问题?

是不是专注力不够?

精力是不是被其他琐事牵引了?

在时间管理的方法上是不是正确?
你会发现,这些才是你真正应该思考和直面的问题。

可大部分情况下,你会非常猴急地给自己下一个定义:


我就是一个连单词都背不好的英语渣渣啊。

我知道我自己真的很没用。

其实当你仔细审视这段心理进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单词背不好”和“我就是一个渣渣”这二者之间压根就不存有因果关系的逻辑链。

后者是前者的因,前者是后者的果么?

啊呸,当然不是。我单词背不好要么是方法问题,要么是态度问题,凭什么要和我的人格挂钩呢?

可这就是大部分人在学习过程中的应激状态。

从来不把“学习不好”这件事与“方法”绑定在一起,喜欢把“学习不好”与人格缺陷绑定在一起。

后者的情况之所以会发生,与学习时的应激状态相关联。

只要一有错误,我就要立刻把自己保护起来,我都承认自己失败了,那一切的失误都显得可以原谅。

2、我就是这么差劲的人,你们不能指责我

“只要我立刻把自己贬为一个差劲的人,好像整个世界在这一秒中都失去了批评我的资格。”

可以这么讲,你在主观上赢得了胜利,可你在客观上输得一败涂地。你把自己的人格都赔进去了。

可客观真实的情况是如何的?

“单词背不好”仅仅只是“单词背不好”而已,从来不意味着你是一个糟糕的人,或者是英语学习上的渣渣。

这一切都是应激保护状态下,自我定义和自我评价所带来的幻觉。

更恐怖的是,这个幻觉随着时间的进程,会加固。

长此以往,学渣对于自我身份标签的认同会越来越浓烈。

两级分化,好的越好,差的越差。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这句话我们在生活场景里太常见了,对于每一个心安理得说出这句话的人而言,他们始终被困在自己给自己的谣言里,并且不断麻木于自我对自我的诽谤。

当我们在学习上碰到任何困难,都会制造出一个标签,然后将标签与我们的人格进行捆绑、黏连,这使我们在黑暗的角落里觉得安心。

潜台词是:“你们看,我都这么说我自己了,那你们应该也没什么好指责我的了吧。”

现在有时候跟朋友聚会或者参加一些线下活动,周围人都会觉着我特能说,而且一套一套,套路多、花式广,秀得他们一愣一愣的。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我以前特口吃,在语言方面很自卑。小时候我是左撇子,后来我妈硬给我改成右撇子,从那以后话就说不利索了。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初中的一次补习班,英语老师喊我起来念一个单词forget,要我念它的三种时态。

三个非常非常非常简单的词儿,我在那儿活活憋了一分钟都没念利索。

同学们哈哈哈大笑,我嘿嘿嘿傻乐,假装自己是那一颗最耀眼的谐星,但内心早就对这个世界不抱希望了。

从此以后我给自己贴了标签,给了自我一个评价:“我就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啊,我就是一个不擅交流的人啊,我就是一个内向的怂人啊。”

但事实情况真的如此吗?

事实情况若真的如此,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个我了。

简单粗暴地说一句,方法不对就纠正方法,态度不好就端正态度,有病就去治病,哪儿不好就指出来,然后指哪儿打哪儿。

瞎给自己戴帽子没有任何价值与意义。

可现实情况又恰好相反,我们都太在意自我对自我的评价,别人对自我的评价了。

大部分人在优先级的排列上,都极其喜爱把人格评判置顶,但把真正有价值的方法改良放在最后。

3、抛弃杂念的最好方法,就是抛弃自我评价的部分

强者和弱者在人生节奏上有质的差别。

前者是做事,做事,再做事。

后者是评价,评价,再评价。

尤其对后者来说,现在的佛系文化深入人心,越说自己废宅,那就可能越废宅,这种印象越是加固,便越是做不好任何事情。

抛弃杂念的最好方法,就是抛弃自我评价的部分。

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执行层”,直接跳过“评价层”。

不太会说话,从来不代表你是一个内向的人。

不会说啊?那学啊!人是活的啊!世界上尼玛压根就不存在真正内向者与外向者的区别。

如果你真的信了他们的邪,那你永远将被困在人为的定义里面。

背单词背不好,英语学不好,也从来不代表你是一个糟糕的人,你只是需要方法啊朋友。

跳过自我评价,才能身心统一,才能避免让杂念有萌芽的可能。

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是《身心合一的奇迹力量》,是美国运动心理学专家加尔韦写的。

里面提及了“两个自我”理论。简要概述下,就是说人们做事都受“两个自我”的操控。称之为自我1和自我2。

自我1负责下达指令,自我2负责执行动作。

这也是做任何事情时脑海中的两个声音。

每当你有小失误,自我1会给你恶性评价,从“你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最后上升为“你就是做什么都不行”的人格批判。

一旦放任自我1,那你就会陷入恶性循环。

更可怕的是,“我很差劲”的标签一旦贴上,会加固和强化,那你就更没可能做好事情了。

真正重要的是,关注事实本身,关注正误本身。

不带评判意识地去观察自己,不添加对于自我的评判与杂余想法。

只看事实本身,然后纠正,仅此而已。

如此一来,你的自我1才会被正确使用,才不会干扰你,与自我2达到和谐的状态。你会拥有高峰体验,也就是把一件事儿做成后,真正意义上的爽。

4、战胜别人之前,终究得先战胜自己

过度自我评价,所造成的最大悲剧,是人们永远只能停留于并且执着于过去那个“我”上。

“我本可以”是比“我不行”悲上千万倍的悲剧。

相比于被社会困住,被环境困住,被他人困住,我们更多被自己困住。

毕竟前面那些外在因素,都是作为客体存在的,我们想要接近那个“他们正在绑架我和困住我”的真相,并不多难。

你甚至旅个行,去一趟大理丽江西藏都能轻而易举地发现,自己的心灵浑浊已久,自己身不由己太久了。嗯,是时候打破什么。

可自己为自己增设的骗局,没那么容易被打破,这局正因为是自己设的,才让一切的荒谬显得顺理成章,一切的痛苦都显得情有可原。

好像能原谅自己,但其实,确实又不能。

我特别能理解,为什么大部分人会长成这样的人,包括我自己,这是过往经验里的集体无意识,那些教育体系里旧东西带给我们的。

攀比、对比、评判、强弱、排名,他们教给我们太多要去战胜别人,不能输,去骑在别人头上......却教给我们太少这样的东西,人啊,终究得先战胜自己。

如果屏幕前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将来在哪个舞台上发光发热,或者在某个领域内做到了专业或顶尖,又或是站在某个领奖台上说着略显客套却又是肺腑之言的感激话语。

你一定得知道,其实你在N久以前就赢了,只不过没人给你颁奖。

现在你之所以会赢得那个“形式上”的胜利,其实是因为早在很久很久的某一天,你就已经赢得了“精神上”的胜利。

那一天,正是你开始学会不再评价自己的那一天。

最后编辑:2018年11月25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