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去世的时候,我还在群里说,金庸老爷子也九十多了,好担心他突然就走了。

一语成谶。

金庸.jpg

第一次读金庸小说,也就六岁,暑假跟着姐姐待在姥姥家。她看《笑傲江湖》,一套四卷,她看完一本我跟着看一本,囫囵吞枣,竟然也看了个七七八八。之后又反反复复看了六七遍,直至现在我看到尼姑庵,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还是“见了尼姑,逢赌必输。”

那时候谁家要有一整套三联版的金庸全集,对我来说就像有了一座宝藏。陆陆续续或租或借又看了《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直至十四本一本不落。后来攒了三次奖学金和压岁钱终于买齐了一整套。上周搬家,黄先生担心我的金庸被快递弄坏,人肉把这套书从郑州背到了北京,放下的那一刻,他说,放心吧,我把你的金庸送过来了。

他明白,金庸在我心中,意义非凡。

整个初中时代,在别的姑娘都迷恋琼瑶啥的时候,我没有看过一本言情小说,我觉得最好的爱情都是金庸给的。

爱到浓情时,杨过跟小龙女说:“什么师徒名份,什么贞洁清白,通通都是放屁。死也罢,活也罢,我不要我们孤苦伶仃,因为从今而后你不再是我师父,你是我妻子。”

两情相悦时,萧峰哈哈大笑,说道:“是了!从今而后,萧某不再是孤孤单单、给人轻蔑鄙视的胡虏贱种,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有一个人……”一时不知如何说才是。阿朱接口道:“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

爱到忘我时,程灵素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

爱而不得时,李文秀的白马带着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 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我小时候一段时间过得很不快乐,觉得人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多逃不开的丢不去的愁怨。特别孤独和愤懑的时候,我就读金庸,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

金庸.png

看黄药师对黄蓉叹道: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看到灭绝师太告诉周芷若,她的师父、郭祖师的徒儿叫做风陵师太。风陵渡口初定情,一见杨过误终身。

看到光明顶上,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看赵敏对范遥说:“苦大师,人家要对我动手,你帮不帮我?”范遥眉头一皱说,“郡主,世间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然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赵敏道:“我偏要勉强。”

慢慢的,在我人生开始明事理的阶段,我的三观是金庸给的。

是他老先生教给我人要有一身浩然正气,像老叫花那样,可以铮铮铁骨说:“不错,老叫花一生杀了二百三十一人,每个人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好巨恶、负义薄幸之辈。老叫花贪饮贪食,但平生没杀过一个好人……”我当纪检干部的时候还曾把这句话抄录到扉页上警示自己。

是他老先生教给我对朋友要两肋插刀,像萧峰那样,可以大义凛然说:“各位,今天既然大家冲着我而来,一切后果,由我萧某承担。”

是他老先生教给我对爱情要一心一意,像小龙女那样:“我说姓柳是骗你的,我姓龙。为的是他姓杨,我便说姓柳。”

是他老先生教给我做人要洒脱,像令狐冲那样:“盈盈接过长剑,微微侧头,凝视着他,令狐冲哈哈一笑,将胸膛挺了挺。盈盈道:‘你死在临头,还笑什么?’令狐冲道:‘正因为死在临头,所以要笑。’”

是他老先生教给我不要给人贴标签,田伯光即使是个采花大盗,但也比君子剑岳不群要磊落;韦小宝即使一生偷奸耍滑,可在大是大非上他还是说,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我既不当“天地会”的总舵主,我也不要杀掉小桂子自己来称帝。

是他老先生教给我尽信书不如无书,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居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每次考试前夜没准备好,我就会想起张三丰教张无忌的那一段,然后心安理得去睡觉;

每次喝到好酒,都想起来祖千秋对令狐冲说的,汾酒得用玉杯,关外白酒要用犀角杯,葡萄美酒夜光杯,高粱酒要用青铜酒樽,状元红得用北宋瓷杯;

每次看到别人对弈,都幻想不懂规矩的自己会不会像虚竹一样随便下一步就破了珍珑棋局?

每次看到茶花,难免想想段誉说的,这个是红妆素裹,还是抓破美人脸,亦或是倚阑娇?

我小时候喜欢令狐冲,后来觉得他太爱喝酒;再喜欢乔峰,后来觉得他太英武,少了点书卷气;再后来喜欢黄药师,文武双全用情至深。后来我嫁了个姓黄的先生,他大学的外号叫老邪。

金庸于我,像邓布利多一样的导师般的存在,在我每一个迷惘,犹疑,抉择不定时,他都借着那十四本书告诉我,人生实苦,但依旧要不舍善良、正派和爱。

他的文字如冬夜暖火温暖过我冰冷的年少岁月,他的文字如指航明灯引导过我犹疑的青春时光,他在每次我跌倒了不想爬起来的时候都扶我一把,他在我每次想洋洋自得的时候笑我一下,他在每次我想抄条小路的时候把我引向正途。

今天,他不在了。我只恨此刻无酒,难以满下三杯送行,唯有就着这井冈山的漫天星光,敲下以上文字,表达心中悼念。

劝慰自己,文章还在,我当您尚未远行。

                                                                                                                          2018年10月30日夜 悼念金庸老先生
最后编辑:2018年10月31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2 条评论

  1. 感谢金庸有你呀,小时候童年非常不错的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