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6岁
如果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和思想都没有跟着成熟,那么这个人要么就是在混日子,要么就是在白活。
15330920751244feb04378a.jpg
2015年10月正式走上工作岗位,目前为止还有两个月,参加工作就已经有三年整了,又是一个初中一个高中的轮回。

记得初中,自己还是一个痞气十足的叛逆少年,晚上翻学校院墙到网吧打游戏,白天翻院墙回到学校上课睡觉。跟同桌讲,老师来了就喊我一声,同桌也比较配合,但是经常的状况就是老师来了喊都喊不赢,当胳膊被同桌狠狠一撞,从梦中醒来一脸懵逼的抬起头,老师早就恶狠狠的盯着你,吓得你睡意全无,毛骨悚然。

当然最恐怖的还不是来自任课老师的眼神,而是来自班主任老师的威慑。刚进学校的时候,他早就名声在外,声名远播,一学期打断了多少条皮带,踢烂了多少双皮鞋,在各届各年级同学们的议论声中广为流传。所以,为了避免落入班主任的魔爪之中,翻院墙小分队恩威并施,既讨好又威胁班上的纪律委员和学习委员不准告我们的状,当然效果也是很明显的。

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纪律委员和学习委员在危机时刻确实不告我们的状,只告我的状。记得有一天中午我还在宿舍睡觉(毕竟是上了一个通宵的人,确实着不住),班主任老师直接拿着小皮鞭杀到宿舍,我在疼痛中被惊醒,起身,立正,在恐惧中瑟瑟发抖,开启了人生中第一次与班主任老师正面对峙。

打你不是目的,让你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该做什么,才是目的。这是我低着头听到班主任老师说的第一句话。没想到血性十足的他此时此刻对我竟是这般温柔,现在都还印象深刻。

这就是我成长的开头!
高中很幸运,遇到了很多优秀的老师,结识了几个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朋友,然而真正的考验,还是从大学开始的。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读大学不想待在重庆,所以报了外地的学校,然而又不习惯,又想跑回重庆,真是一个特别矛盾的生物。
预科在南昌的时候,有一件事情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就是在宿舍用电热笔的时候被宿管阿姨发现了,她定义为大功率电器,然后报到了后勤。没过几天,就收到了因为违规使用大功率电器交100块罚款的通知。交钱时,我让收款老师给我开个收据或者发票,但不知道为何她突然脸色一变,态度极其恶劣的说:我们这里没有收据也没有发票,你爱交不交,不交就等着挨处分吧!你们班的谁谁谁刚被处分。

听完之后我非常生气,她可能通过这种手段,耀武扬威的不知道欺负了多少学生。我把钱一甩,掉头就走,打电话向教育厅举报无果之后,便在贴吧上写了一篇《赣江学院最黑暗最真实的一面》,反映不知道是现在的学生对不起学生的称号,还是现在的老师对不起老师这个神圣的代名词。没想到这篇帖子迅速在学校传播,但是跟帖和评论的全是口诛笔伐我不热爱母校的声音。试想,一个不尊重学生的学校,如何配得上学生的爱?

后来在一个放假的下午,辅导员到寝室找我说是有点事,让我跟他去一趟。我越走越不对劲,当他进入了一个办公室我就止步不前了,他叫我进去,我犹豫了一会还是进去了。立马就听到辅导员说了一句就是他!然后自己一个人溜出了门。
办公室里有几名老师,面前的电脑上都是我那一篇帖子,然后开始对我进行教育,说不能诋毁老师,必须热爱母校,就算老师做的不对,也不能在网上发帖云云。

说实话,作为一个外地的学生,在陌生的环境,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很容易手足无措,很需要有人帮助和指导。但,唯一能帮助和指导的辅导员,此时却扮演了一个感觉像是出卖者或者背叛者的角色。他非但没有维护自己的学生,并且在把学生推向风口浪尖的时候自己逃之夭夭了,真是老师中的楷模!

因为这件事,当我到杭州开始自己真正大学生活的时候,我已经丧失了对大学的憧憬,对老师的期待,留个我的,只有不信任,只有冷漠才能保护自己。
但,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当在学校找勤工助学的岗位无果时,班上好心的同学却给我介绍了一个食堂的工作,认识了很多朴实的叔叔阿姨,当然也节省了我不少的生活费。当觉得孤单落寞的时候,有来自室友们的照顾和陪伴。当宿舍的室友们都在打游戏,而我又打不来觉得无趣时,又送来了四只让你觉得也可以很有趣的学弟。当大把的时间不知道怎么利用时,丰富的图书馆又是另一个天堂。

特别是大三时,辅导员老师带我体验了她的心理疗坊,开启了我学习零极限和吸引力法则,更加注重思修。可能正是因为身心得到了调整和释放,所以尽管没能考上研究生,但考上了公务员,也算是上天在给你关上门的同时打开了一扇窗。感恩!

然而,踏入社会之后,自己又是另外一个样子。毕业之时,遇到了一个小我五岁的女孩儿,很喜欢她,从未谈过恋爱的我,无所顾忌的去追求她,却被她以现实的例如家庭、学历、工作异地等等因素拒绝,她知道我们的差异很大。但我还是很想努力的想跟她在一起。但最后的结果是,狠狠的伤害了她,也深深伤害了自己。好的爱情教会人成长,但为什么好的爱情想要有结果,却非得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算了,还是谈工作吧,谈感情很伤。

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工作之后也很走运。带我做人事的师父已经做了三十几年的人事工作了,对政策、历史非常熟悉,活脱脱的人事百科全书,比起其他做人事工作的小伙伴,我少走了很多弯路,也产生了依赖心理。但当师父退休后,我才知道每一项要我独立完成的工作完成起来是有多费劲,我的畏难情绪是有多重。瞬间就明白了,当你觉得容易的时候,肯定是有人在替你承担属于你的那份不容易。

现在的我,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也有很多的抱怨。希望已经奔三的我,能够在工作上端正态度,脚踏实地,不畏艰难。积极一点,乐观向上一点!业余时间能多看点书丰富自己的知识,多去锻炼身体,不是混日子,而是过日子。

田小蛙
2018-07-27

最后编辑:2018年08月01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仅有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